专访|投资大鳄罗杰斯谈育儿经:好的教育给我

  这是在南京一家酒店的会议室,他一边用大拇指沾着吃掉落在桌上的面包屑,一边在思考着如何回答一些问题——最近几年夏天,罗杰斯都会来到南京出席一些活动,今年有些不同,他是来宣传他的新书《最富足的投资:华尔街神线条》(中文版)。

  无论是在美国还是中国,吉姆·罗杰斯最广为人知的身份是富有远见的国际投资家,他的名字常常与另一个金融大鳄索罗斯连在一起,两人于1970年共同创立了量子基金,连续十年年均收益率超过50%。

  相比于在各种场合,大谈投资经验以及全球经济趋势的“投资家”罗杰斯,此次谈论家事的他,则展现出了作为一名“老来得子”的父亲,慈爱而又严厉的一面。

  罗杰斯今年75岁,个子不高,眼神亮如火炬,说话时慢条斯理,声音低沉,但即便是一次私底下的,他依然穿着正式:一身浅蓝色西装,一双蓝色的蝴蝶结——这是他的标配。

  “年轻时的我其实并不想要孩子,我甚至为那些有孩子的人们感到抱歉,我认为孩子既费时间、又费精力,不知道为什么人们会想要孩子。”罗杰斯一开始便对澎湃新闻()记者说到,“直到我有了自己的孩子,才知道年轻时的我错得多么离谱。我的两个女儿给我带来了无尽的乐趣。”

  在陪伴孩子成长的过程中,罗杰斯感慨很多,并开始为一家日本社撰写育儿专栏。这几年来,罗杰斯将过去的专栏文章集结起来,新添一些再为人父的,就有了这本《最富足的投资:华尔街神线条》。

  全书以书信形式,将罗杰斯的人生经验和生活哲学娓娓道来,对象则是他的“全新冒险”——那两个在2003年及2008年出生的宝贝女儿。

  他希望,这些从投资家和冒险家的过程中学来的教训,可以适用于、父母、投资者、孩子或是任何人。

  罗杰斯夫妇两人2000年结婚,大女儿“快乐罗杰斯”(Happy)是他第一个孩子,2003年出生,如今14岁的她出落得亭亭玉立。第二个女儿“小蜜蜂罗杰斯”今年9岁,圆圆的小脸上嵌着两颗杏仁似的圆圆的眼睛,模样活泼可爱。

  虽然早就听闻罗杰斯的两个女儿从小学习中文,但她们一开口的纯正腔调仍是让人惊艳。“这是‘CCTV式的普通话’,”罗杰斯不无骄傲地对澎湃新闻()记者说。

  他在无数场合都说过这样一番线世纪,将是中国的时代。因为在有记录的历史上,世界上的古文明,不论是古埃及还是古罗马,只有中国是一次又一次地跌落谷底,然后再次爬起来的。”

  为此,他特地请了家庭教师从小教授中文。2007年,在大女儿4岁的时候,夫妇俩离开美国,移居新加坡。为了巩固女儿的中文,他们一家还在上海居住了很长一段时间,“我(之前)见过很多年轻人,小时候学习中文,(因为缺乏)长大却不会说了。”

  面对镜头,没花多长时间,姐妹俩就用中文熟练地完成了一段介绍的视频,吐字清晰,声调抑扬顿挫,带着招牌式的微笑。作为罗杰斯的女儿,她们显然已经很习惯这样的场合。

  “我觉得爸爸很聪明,书上涉及的问题正是我们成长过程中的一些烦恼,比如怎么处理与朋友以及与异性之间的关系等。”14岁的女儿表达了她的“期待”。

  而9岁的妹妹还有些紧张,对着镜头,突然间不知道怎么用中文回答,一双大眼,扑闪扑闪着,眼泪就落了下来,坐在一旁的罗杰斯,一面紧握着小女儿的手,一面唤着她的小名,“Baby Bee”,低声安慰和鼓励,即使侧着身也能看到他脸部柔和的表情——Baby Bee最终完成了这段话的,“虽然我还没看过,可是我很期待。”

  澎湃新闻记者对姐妹俩的采访都是用中文进行的,对于有些拿不准的问题,姐妹俩会先用英语与罗杰斯讨论,再用中文回答,但罗杰斯有时候还是不清楚,采访进行到哪个阶段,问了什么,姐妹俩回答了什么。

  几个问题过后,采访差不多了,妈妈准备带她们下楼吃早饭,那时候已经11点多,“等一下,等一下,这就结束了吗?”罗杰斯留住她们,“再说说如何学习中文”,“或者也可以谈谈你们怎么学习西班牙语的。”

  从美国巴尔的摩的孩子,成长为如今的伟大投资家,毕业于耶鲁大学和剑桥大学的罗杰斯自认“是教育改变了一生”——“好的教育给了我人生丰富的选择”。“但是我也认识很多人,能上耶鲁就是他们的巅峰时期了,大学之后他们的人生一直在走下坡。”

  被巴菲特誉为“对大势把握无人能及”的罗杰斯,对经济形势自然也做了一番推测,“我认为我们即将经历史上最严重的危机,尤其是世界,中国受到的影响可能比较小。所有和企业打交道的企业和个人,都会受到严重影响,原因是现在所有的国家和公司都在负债。”

  “但是记者不会失业,因为如果灾难发生了,我们还需要记者去报道灾难。”罗杰斯笑说对澎湃新闻记者说。

  罗杰斯:我原来为一个日本的写过育儿方面的专栏,然后日本社方面联系我,希望我将专栏文章集结成书,后来随着小女儿的出生,我从她们身上学到了不少东西,又有了一些新的,所以就有了这本《最富足的投资:华尔街神线条》。这本书收集了我一些人生和经验,不仅是告诉我的女儿,也适用于其他任何人。

  澎湃新闻:写给女儿,其实就是写给未界的创造者。您觉得您的人生经验中,哪些东西是在未来依然重要的?

  罗杰斯:我认为最重要的品质是:一定要学会思考,一定要学会与大众“逆道而行”。永远保持好奇心。(女孩子)对男孩子保持,以及至少会说两门以上的语言。我的女儿(除了会说中文)还会说西班牙语。

  另外,这个在我新版的书里也提到了这个故事,千万不要坐喝酒的人的车。我因为这个教训失去了一个朋友。

  罗杰斯:关于男孩子的问题,我的女儿通常不会告诉我她们的小秘密,她们通常会和妈妈交流男孩子的事情。但是我知道我的女儿们在学校非常受欢迎,围绕她们的蜚语很多。我自己也是从年轻男孩儿过来的,我知道男孩子最大的问题是,他们很会甜言蜜语,但是却不能实现这些甜言蜜语。我告诉我的女儿们,一定要对此保持。

  我的小女儿才9岁,还没有经历这些。14岁的大女儿已经开始有一些男孩子方面的问题了,因为她是学校里唯一金发碧眼的女孩子,所以非常受男孩欢迎。

  我也不知道她们从哪里学到这样大方的仪态,也许是和她们妈妈学的。Happy在4岁时就完全不在人群前面,俨然是个小明星。她们俩在学校里也非常出名,会参加一些主持、电视节目或者辩论之类的活动。

  在学校里,应该是有人议论过,她们是我的女儿,有一个比较有名的父亲。在新加坡,有个人想卖一辆劳斯莱斯给我,接送女儿上下学,我没有答应,我认为完全没有这个必要,我小时候也没有劳斯莱斯接送我。

  罗杰斯:我认为,19世纪是英国的时代,20世纪是美国的时代,而21世纪,将是中国的时代。因为在有记录的历史上,世界上的古文明,不论是古埃及还是古罗马,只有中国是一次又一次地跌落谷底,然后再次爬起来的。

  罗杰斯:我第一次来到中国是1984年,由于美国的宣传,我那时觉得中国非常。来到中国我才发现,中国人并不是像美国宣传的那样(这里用词是evil),相反,他们受到良好的教育,很勤奋,热情,中国的文化和历史底蕴深厚。所以我对中国燃起了兴趣。

  当我回到美国,试图向美国人解释,中国是下一个伟大的国家,我们的孩子应当学习中文时,有的人还在讨论日本。但我认为日本的时代已经过去了,这正是我试图向人们解释的。中国正在上升,要从现在开始学习中文。我上世纪80、90年代参加电视节目,向人们表达这个观点的时候,得到的都是嘲笑。但是现在你看,许多人都在学习中文。

  罗杰斯:我出生的时候,我的父亲才23岁,我的母亲才22岁,他们都非常的年轻,对养小孩也一窍不通。但是他们工作非常勤奋,我爸爸我最重要的事情就是“钱不是树上长出来的”,必须要有工作、要去干活。我的父亲还了我要有职业,以及储蓄的重要性。

  罗杰斯:我认为学会储蓄非常重要,从小就给我的女儿6个储蓄罐,分别用来储蓄6个国家的货币,有人民币、有美元等等。这让她们从小就养成储蓄的习惯,并且这样也让她们从小就有这种国际视野:世界上是有其它国家的其它货币的。

  澎湃新闻:您在书中提到,在您和夫人环球旅行期间,父亲去世,但您并没有停下来回去看望他。原因是环游世界是您们父子俩共同的愿望,您父亲也希望你能继续旅行。

  罗杰斯:我父亲去世前,我们曾通过电话。他在电话中说过,环游世界是他一直以来的梦想,我相信他希望我们能完成这件事的。他觉得我们做到这件事情非常了不起,我认为他不会希望看到我们为了他停下脚步。在环游世界期间,他的病情一点点加重,我们也一直保持通信,他一直强调这是他的梦想,不要停下。如果还有一次机会,我应该也不会停下,也许会给他写更多信吧。

  罗杰斯:我带着她们去过中国很多地方,我们在上海住过整个暑假,去过成都,爬过长城,也去过、大连、等地方。这次来南京,是为了准备她们的考试,她们在新加坡的考试很难。我带她们来南京的博物馆看这个有关帝国的展览。【注:南京博物院一个帝国盛世特展(沙俄与大清的黄金时代)】

  罗杰斯:我认为中国的教育很值得投资,我这次来南京,也和我的女儿会去参加一些南京的学校组织的活动。

威尼斯人app,威尼斯人棋牌官网,领先全球的移动娱乐公司,提供亚洲最尖端的移动体验享受,多种玩法,极致体验,尊贵奢华,尽在英超水晶宫全球赞助...